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錢幣本質

26

-

.

「諸位以為,錢幣的本質是什麼呢?」

麵對房俊這個問題,在座諸人麵麵相覷。

平素見慣了錢財,卻從未如此深邃的去思考錢財的本質,甚至就連民部尚書唐儉也有些懵……

沉默少頃,唐儉試探著問道:「本質是貴重的金屬或者稀少的布帛?」

房俊搖搖頭:「商代乃至於以前,是用貝殼作為貨幣的。」

諸人一臉不解,唐儉隻能嘆氣道:「老朽屍位素餐,此等攸關經濟之學問居然一無所知,實在是慚愧,願聞其詳。」 房俊也不繞彎子,直言道:「錢幣的本質與它是何等材質並無關係,所取之材質隻看是否稀少、是否易於交流,金、銀、銅亦或貝殼、絹帛,是什麼其實無關

緊要。錢幣的本質隻有一個,那就是一般等價物。」

不說還好,越說下去,諸人越是懵然,顯然一時之間無法理解這個來自於千百年後的詞彙所蘊含的意義。

房俊喝了口茶水,也不用諸人詢問,續道:「所謂的『一般等價物』,簡而言之就是衡量物品價值的尺度,當所有人認可同一種尺度,那麼錢幣就誕生了。」

馬周若有所思:「亦即是說,錢幣是物品與物品的中介,它讓所有人都認同物品交換的價值。」

房俊提醒道:「邏輯成立,但先後順序反了,是先認同了物品交換價值,而後才誕生了錢幣。」

馬周點頭,便示理解。

房俊接著說道:「所以錢幣的本質也在於流通,無關於其材質本身是金、銀、銅、鐵還是玉石、絹帛、貝殼,隻要能夠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就能夠流通……」

他指了指李承乾手裡的紙張:「……哪怕它隻是一張紙。」 錢幣本身是無用的,有用的是可以用錢幣去換取的生產資料,所以錢幣本身是什麼材質無所謂,隻看能否換取等價的生產資料。若可以,錢幣就有了價值,

即便它就是一張紙;若不可,錢幣就是廢紙,哪怕它本身是黃金。

黃金不能吃、不能用,紙也不行,能夠換取的生產資料纔可以。

唐儉目光灼灼:「所以越國公的意思是,隻要大家認可、且可以流通,那麼就算是一張紙,也可以成為與開元通寶一樣的錢幣?」

若是如此,豈不是再無國庫空虛之虞?

缺錢了就印啊!

以往造錢需要金、銅,這兩種金屬存量稀少且取之不易,可紙張隻要有了配方、原料,那還不是想造多少造多少?

有了源源不斷的紙張,錢幣還不是想印多少就印多少?

嘶……道理是這個道理,但好像不大對勁。

天下之財富恒定,可若是錢幣需要多少印多少就意味著財富無限,豈不是相互矛盾?

肯定不是看上去這麼簡單…… 房俊道:「理論上可以,但物品的價值是恒定的,隻不過被我們用錢幣所表現出來而已。譬如一張紙,無論它賣一文錢還是十文錢,都還是這張紙,其本身價值不變,變得是我們所賦與它的價值而已。當物品增多,則錢少;當錢多,則物品價值暴增,所以製造再多的錢幣並不能改變本質問題,因為物品纔是本質,反

而會造成物價飛漲……當一張紙賣到一百文一張、或者一鬥糧食賣到一百文,可以想像那將會是何等的人間煉獄?」

天下所有的財富將被洗劫一空。

一番似是而非、膚淺粗糙的「金融課」,驚得在座諸位醍醐灌頂,之後又倒吸一口涼氣…… 唐儉聽明白了一些,對李承乾道:「陛下,紙幣雖然發行簡單,但它所依託的是國家信譽以及陛下您的信譽,一定要慎之又慎。少量發行能夠填補國庫用度之不足,更能緩解『錢荒』之狀況,這是好事。可一旦濫發,就不僅僅是損失國家信譽、帝王信譽那麼簡單,會直接摧毀整個帝國的經濟體係,再強大的帝國也得轟

然倒塌、分崩離析啊!」

在他粗淺的理解裡,一旦紙幣濫發就等同於洪水猛獸。

事實也的確如此。

李承乾臉色有些發白,看著房俊問道:「當真如此嚴重?」

房俊頷首,沉聲道:「嚴重十倍不止。」 李承乾聲音有些發顫,嚥了口唾沫,將手中紙張放在桌案上:「既然如此凶險,又何必貪圖它一時之好處?莫不如徹底終止為好,並且確立法度,自朕以後,

永生永世不準發行!」

諸位大臣:「……」

陛下您聽過「因噎廢食」這個成語嗎?

分明是一件好事,隻需將其操持在可控範圍之內即可,隻要意識到其害處、揚長避短即可,何必這般徹底杜絕?

房俊搖搖頭,道:「剛纔微臣已經說明,錢幣之本質不在於是紙幣還是銅錢……就算陛下今日終止紙幣發行,可他日也一定會有人用銅錢發行。」

李勣不解:「可銅錢本身就是有價值的,豈能與紙幣一樣?」

房俊笑道:「我若鑄一枚銅幣,以國家力量規定其可『當十』『當百』甚至『當千』,英公要如何應對?」

李勣瞠目結舌:「『當十錢』?」

還可以這樣? 房俊道:「所以要意識到錢幣的本質,少量發行可以彌補國庫之不足,還可以刺激經濟、解決錢荒,可一旦超量發行就無異於飲鴆止渴,後果是巨大災難,唯

有真正意識並且自控,才能杜絕超量發行錢幣之危害。」

法製、法度有什麼用?

隻需帝王一言即可廢止……

要讓帝王明白並且畏懼,那纔有可能杜絕這種情況。 李承乾鬆了口氣,也明白過來單單依靠法度冇什麼大用,隻要自己能夠深懷畏懼、絕不涉及即可,然後他看著桌案上的紙張,問道:「這種紙質地極佳,便於

書畫,可否供應宮中用度?」

房俊麵有難色…… 劉洎也喜歡這種紙,大抵猜得出房俊擔心什麼,遂道:「越國公放心,這種紙張入宮之後定然有嚴格之用途,絕不會流落在外被心懷叵測之輩用以印刷偽造紙

幣。」

你說不會流落在外就不會了?

誰給你的自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