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擋箭之牌

26

-

.

立政殿。 殿宇之內一片靜謐,宮女、內侍來往行走都小心翼翼,皇後寬厚從不輕易體罰宮人,故而宮人在皇後遭遇陛下「掌摑」之後心存不忿,以這種「緘默」向外界表

達對皇後的支援……

王德來到宮殿門外,早有人入內通稟,未幾,兩個內侍出來將其引入殿內。

皇後正在偏殿之內,下午的陽光從西側窗戶的窗格投入,明暗斑斕,一襲宮裝的皇後坐在椅子上,國色天香、儀態萬方。

「老奴覲見皇後。」

「免禮吧,此時前來,可是陛下有什麼吩咐?」

皇後端坐椅上,笑意盈盈。

王德踟躕一下,低聲道:「陛下說剛纔在前朝與大臣們商議要事,此刻有些疲累,需要休息一下……故而,不能前來赴宴。」

侍立兩側的宮人紛紛垂下頭,殿內氣氛愈發冷肅。

皇後姣好的麵容未有絲毫變化,語氣依舊溫婉柔和:「陛下為了軍國大事操勞,汝等應好生服侍,不得懈怠。」

王德躬身應諾:「喏。」

皇後纖纖玉手拈著茶杯喝了口茶水,並未讓王德退下,反而問道:「不知陛下在前朝商議何事?」

王德沉吟一下,遂將房俊關於「錢幣之本質」的言論說了,想了想,將陛下索要「新紙」卻被房俊駁回之事隱下。

他當時就在殿門外,自是將殿內的話語聽得清清楚楚……

皇後饒有興致,將這份仔細斟酌領會一番,讚嘆道:「越國公當真學究天人、天下無雙啊。」

「……」 王德看著皇後盈盈閃亮的美眸、一臉崇慕欽佩的神色,雖然與陛下對房俊的誇讚一般無二,卻不知為何心底咯噔一下,總覺得兩者之間這句「天下無雙」的誇

讚透著截然不同的意味。

那種崇敬愛慕的神色,他以往也曾在宮內一些小宮女得到他庇佑的時候見過……

他不懂女人,但見過太多女人,尤其是在皇宮大內這種將女人性情渲染到極致的地方,對於女人心性之掌握可謂有獨到之處。

是自己多心了?

但願如此。

否則……幾乎不敢想。 一晃神的功夫,便聽到皇後柔聲道:「行啦,既然陛下不來,準備的酒宴也不好浪費,來人,去請晉陽、新城兩位殿下前來赴宴……王總管若是不忙,要不一

起留下用膳?」

「多謝皇後,老奴還需回去服侍陛下,不敢在外逗留。」

「那你就回去吧。」

「老奴告退。」

看著王德走出殿門,皇後揚起的嘴角抿了一下。

想必王德定然會去將自己的反應如實告知……

另外,這立政殿裡也並非各個都是她的心腹,總有一些暗地裡吃裡扒外的傢夥,自己剛剛的語氣、神情可瞞不住人,回頭或許就會有訊息散播於宮廷之外。

縱然「帝後不和」可以給旁人可乘之機,以達到引蛇出洞之目的,可是也用不著犧牲一個皇後的尊嚴與名譽吧?

雖然不能反抗這種近乎於「作踐」自己的計策,但皇後心中卻極為不滿。

……

「你去了立政殿?」 「皇後一片熱忱,準備酒宴相請陛下,顯然是一個彌合關係的好機會,但陛下勞累不予赴約,皇後或許會有所誤解,老奴前去解釋一番,是老奴自作主張了,

老奴請罪。」

看著王德跪在地上請罪,並做出解釋,李承乾目光幽深、神色不動,問道:「皇後怎麼說?」

王德道:「皇後寬宏,體恤陛下為國事操勞,叮囑老奴定要好生服侍陛下。」

「皇後可問了你什麼?」

「這個……」

「如實說來。」 「喏……」王德有些冒汗,他知道立政殿裡定然有陛下的眼線,自己若是撒謊那就是彌天大罪,隻能實話實說:「皇後問及陛下為何事忙碌,老奴便將前朝的事

情說給皇後聽。」

「都說了何事?」

「……主要是越國公對於『錢幣本質』那一番言論。」

「皇後何等反應?」

「皇後……稱讚越國公『天下無雙』,很是崇慕。」

王德汗如雨下,對於前往立政殿解釋之行徑,腸子都悔青了……

「嗬嗬,看來皇後對越國公青睞有加啊。」

李承乾冷笑,麵色陰沉。

王德跪地伏首,不肯說話。

……這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陛下掌摑皇後,還有另外的原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