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呂宋土著

26

-

.

「你說那些勘探隊到底憑藉什麼樣的本事,總是能夠在各地發現礦藏?太厲害了。」

讓親兵將桌案上的火鍋、酒杯收走,倒了兩杯茶,楊胄忍不住問道。 他是李靖的舊部,當年在蘇定方麾下效力,也因為各種原因蹉跎多年浪費光陰,直至蘇定方擔任水師大都督,這才將他調到麾下,算是一種關照,所以對於

房俊的事跡知道的不多。

而習君買則是房俊心腹中的心腹、鐵桿中的鐵桿,故而有此一問。 習君買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搖頭道:「吾亦不知,這個勘探隊極其神秘,外人連有多少人都說不清楚,每一次前往各地勘探雖然有水師護航,但抵達目的地之後便自行其事,冇人知道他們到底乾什麼、怎麼乾,不過他們總能發現隱藏於山嶺之間的礦藏,往往那些礦藏連生活在當地幾百上千年的土著都一無所知,

他們卻總能在山石泥土之下給挖掘出來。」

楊胄忍不住讚嘆一聲:「越國公……真乃神人吶。」

崇敬之情溢於言表。

習君買提醒道:「在水師軍中,是要稱呼『大帥』的。」

楊胄連連點頭:「吾初來乍到,有些疏忽,往後必然注意。」 按理說「大都督」乃是水師統帥,但水師上下無人稱呼蘇定方「大帥」,「大帥」是房俊的專屬稱呼,無論其人是否身在水師都無從更改,就連蘇定方亦是以「大

帥」稱呼。

因為水師上下誰都知道,這支掛著「皇家」名頭的部隊是房俊從無到有一手組建,時至今日依舊由其掌控,是真真正正的水師統帥,無人能夠居於其上。

組建、訓練、人事、後勤、戰略製定、海外部署……全部由房俊一言而決,這是房俊的部隊。

習君買點點頭,衝門外親兵喊道:「傳令全軍,雨停登陸,直搗賊巢!」

「喏!」

楊胄愕然,具體的作戰策略他是不知道的,可剛纔不還說了不搶土地嗎?既然不搶土地那就用不著少人,何以用上「直搗賊巢」這樣的話語?

到了「賊巢」,那就必然要大開殺戒了…… 習君買無奈嘆氣:「洛陽傳來命令,既然呂宋土著膽敢虐殺唐人,那就要在租借林加延灣的同時給予強硬反擊,一個唐人的性命就要百倍的土著來填,以此震

懾屑小。」

楊胄愈發糊塗了:「洛陽的命令?為何不是長安的命令?」

水師另出兩處,一則房俊,一則蘇定方,蘇定方更多時候坐鎮華亭鎮軍港,房俊遠在長安,那麼洛陽的命令出自於誰? 習君買道:「現在『東大唐商號』的總管是武娘子,商號負責呂宋商貿的管事遇害,武娘子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她要用『他加祿人』的命給麾下管事報仇雪恨,血

債血償。」

「他加祿人」是呂宋土著之中最大的種族,如今統治整個呂宋島……

楊胄默然。

整個大唐誰不知「武娘子」威名呢? 以妾室之身份掌管房家龐大產業早已成為傳奇,更是天下女子競相崇拜的對象,據說不僅房俊將其寵得冇邊兒,就連房玄齡都對其另眼相看,家中有什麼大

事甚至要與其商量一二……

水師既然是房俊的軍隊,且主要職責就是給「東大唐商號」保駕護航,那麼現在總管商號的武娘子自然可以對水師發號施令。

隻是冇想到那位傳說中天香國色嬌滴滴的武娘子,居然如此強硬,麾下管事遇害,要讓「他加祿人」百倍償還…… 習君買提醒楊胄:「無論是否身在水師,任何時候都不要對武娘子不敬,這不僅因為她是大帥的妾室,其本身也是智謀出眾、手段不凡的絕世人物,莫要等到

吃了虧再後悔就晚了,即便大都督也不會給你去武娘子麵前求情。」

楊胄趕緊搖頭:「怎麼會?對那位早已如雷貫耳,敬畏還來不及,豈敢唐突?」 大唐冇有鄙夷女子的傳統,自從當年平陽昭公主於長安招兵買馬響應遠在晉陽起兵的高祖皇帝,其後身在軍伍屢立戰功開創女子從軍之傳奇,死後更是以軍

禮下葬,大唐女子的地位便迅速拔高。

隻要是真正有能力,即便是女子也會被人另眼相看、敬畏有加。

更何況是武娘子這樣的傳奇人物?

***** 巴石河自上遊傾瀉而下、奔流入海。大雨滂沱、海浪翻湧,海水沿著河口上湧倒灌進入河道,河水暴漲,兩側河堤在怒濤拍打之下搖搖欲墜,河上的幾道浮

橋早已被大水沖垮,居民躲在河堤之後的房舍裡瑟瑟發抖,惟恐下一刻河堤決口一瀉汪洋,就得葬身魚腹……

天地之怒,無可抵禦。 肌膚黝黑、唇凸顴高的大祭司穿著由樹葉、藤條、黃金、寶石、鳥羽等物編製而成的衣裳,在「他加祿人」的「宮殿」內隨著鼓點全身抽搐一般跳著不知名的舞

蹈,牲畜頭顱堆在一處作為祭品,祈求至高無上的天神「巴塔拉」能夠寬容、仁慈一些,將狂風暴雨快快收回,饒恕居住在巴石河邊信仰供奉祂的子民。

另一邊,酋長勒庫姆虔誠的跪在神龕之前,任由妻子安妮頓拿著一個瓶子將不知名的液體灑在身上,祈求神靈的庇佑。

大祭司蹦蹦跳跳、載歌載舞,直至累得汗如雨下、氣喘籲籲,外間依舊雷鳴電閃、暴雨如注,冇有絲毫停歇的跡象。

神靈今日好像陷入酣睡,冇聽到祂在人間的管理者的祈求……

一陣腳步聲響,長子馬普隆踉踉蹌蹌疾步而入,未等勒庫姆發怒,便開口疾聲道:「父親,大事不好了,唐人的艦隊已經逼近港灣,馬上就殺過來了!」 勒庫姆頓時色變,起身將兀自抽筋舞蹈的大祭司踹翻在地,喝叱道:「這都何時了還在舞舞喳喳跳個不休,怕是未等『阿巴』顯靈逐退暴雨洪水,咱們的祖居之

地就要被唐人的鋼刀火器給踏平了!」

「阿巴」就是「巴塔拉」,是「他加祿人」至高無上的神祗。

大祭司跪伏於地,瑟瑟發抖。

勒庫姆這才追問長子:「唐人來了多少船、多少兵?」 馬普隆喘了口氣,道:「孩兒親自駕船頂風冒雨駛出港灣,隻見唐人的艦船在海麵之上排成一排,因為雨水太大看不真切,但粗略估計不下於五十艘,都是超

級戰艦啊!那麼大的風浪整個海麵煮沸的開水一般,可唐人的艦船降下風帆拋錨停駐,完全不懼風浪!」 呂宋島四麵環海,生存於此的土著最是懼怕大海,每年被大海吞噬的族人不計其數,掌管大海的海神「阿曼尼布爾」脾氣暴躁,一旦受到驚擾就會掀起滔天巨

浪吞噬人類。

可是在唐人龐大的艦船麵前,縱使「阿曼尼布爾」也無可奈何……

馬普隆見父親毫無反應,急道:「父親還請立下決斷,否則隻待風浪平息,唐人登陸,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勒庫姆麵如土色,摸了把臉,忽然起身自一旁拿起一根鞭子,劈頭蓋臉的衝著還跪在地上的大祭司抽了下去。 「若非是你說什麼唐人邪惡、竊取咱們『他加祿人』天運的惡魔,我又豈會斬殺唐人商賈,將其頭顱割下用以祭奠『巴塔拉』?現在招來唐人的報復,我們『他加祿

人』要因為你而絕種了!」

恐懼促使他瘋狂的鞭笞大祭司,大祭司不敢辯駁,隻能蜷縮著身子不斷髮出哀嚎,在地上掙紮扭動,冇一會兒的功夫便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直到累得氣喘籲籲,勒庫姆才丟下鞭子。

一罐子水灌下去,喘勻了氣,勒庫姆吩咐長子:「你去唐人那邊好生安撫,無論開出什麼樣的條件都答允他們,隻要他們能夠勸退海上那些戰艦。」

馬普隆心裡腹誹,當初我勸你不能招惹唐人你不聽,非要聽信大祭司的胡言亂語,現在後悔了就想讓我頂在前頭? 「父親還是親自去看看吧,那些唐人守著都已經腐爛的屍體,堅決不肯下葬,他們不吃我們送去的食物,也不肯坐下來談條件,肯定是要等著唐軍趕來告狀,

孩兒無能實在勸不動啊!」

勒庫姆將手中水罐子劈頭朝著兒子砸過去,怒罵:「你不去,難道讓我這個酋長去不成?冇用的東西!」

「哎呦!」

馬普隆猝不及防,被一罐子砸在額頭,陶製罐子碎裂,血流如注,抬手捂住傷處,不敢言語。

他的母親安妮頓忽然驚呼一聲:「雨停了!」

順手推開窗戶。

勒庫姆「騰」的一下起身,三兩步來到窗前,果然之前瓢潑也似的大雨漸漸稀疏停滯,雨勢漸小。

「不行,必須趕緊去安撫那些唐人,否則等到唐軍登陸就來不及了!」

勒庫姆顧不得生氣,匆匆走出門外,帶上幾個護衛便趕去城中唐人聚居之處。

說是「城」,實則不過是用石頭沿著城鎮規模的聚居地圍了一圈,牆高不過四尺,身手矯捷之輩可一躍而過,除去能夠抵擋一些野獸之外,冇什麼用處。 另外一側是河堤,有浮橋連接兩岸。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