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你冇資格

26

-

.

勒庫姆集結全族之力試圖抵禦唐軍,以此爭取談判的權利,結果事與願違,數千人的部隊麵對唐軍的衝鋒毫無還手之力,一觸即潰,他自己也被裹挾在潰兵之中

放足奔逃……

一口氣跑出去十幾裡地,好不容易穩住陣腳收攏潰兵,發現隻有半數人馬還在,餘者要麼戰死、要麼逃散,最要命的是雖然兒子跟在身後,妻子卻不見了。

他一把抓住長子馬普隆:「你現在回頭,去跟唐人談判,隻要能夠原諒我們殺害唐人商賈之事,其他一切條件都可以談!」

馬普隆臉色煞白:「我……我去談?可唐人未必願意談啊!」

你看看唐人二話不說登陸衝鋒的架勢,哪裡有半分談判的打算? 更何況剛剛一戰已經說明「他加祿人」在武裝到牙齒切驍勇善戰的唐人麵前就好似紙糊的虎豹一般一戳就破,即便占領整個呂宋也費不了多少力氣,此等情況

之下人家為什麼要談?

想要什麼直接來拿就是了…… 勒庫姆氣得扇了兒子一巴掌:「呂宋彈丸之地、蠻荒之所,唐人豈能遷移無數人口前來?他們也冇那麼多的人口!唐人與咱們通商,索取的不過是黃金、稻米

而已,你去告訴他們往後無需通商,我們每年進貢一定數量的黃金、稻米,他們隻需派船來拉回去就行!」 他或許不聰明,卻極有魄力,既然「他加祿人」在唐軍麵前不堪一戰、一觸即潰,那就不能還抱著復仇的念頭,那是自尋死路。不如徹徹底底的向大唐臣服,

你要什麼我就給什麼,不還價!

隻要展現誠意,向唐人表達臣服之心,想必唐人也冇心情勞師動眾拚著無數損耗以及兵卒的性命殺絕「他加祿人」、侵占呂宋島吧?

部族活下去,纔有無限可能。

一旦徹底開戰必然被殺光,為了一個「英勇無畏、死戰外敵」的名聲將整個部族搭進去,智者所不為也! 馬普隆無奈,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拒絕一定會被父親斬殺於眾人麵前立威,然後派遣自己的幾個兄弟前去談判,隻能看著父親帶著部眾返回城中不置防禦以

待最壞的情況發生,自己則轉身迎著緩緩推進而來的唐軍走去。

…… 冇有想像中的殘忍暴虐,唐人推進的過程之中將俘虜丟在一邊,甚至會對重傷的土著給予簡單的治療,軍隊行進之間鴉雀無聲、陣列嚴謹,毫無一絲破綻,

根本冇有偷襲的可能。 馬普隆長嘆一聲,如此英勇善戰、裝備精良的軍隊在他眼中如同天神一般不可戰勝,既然他們的足跡踏上呂宋島,那麼大概率再不會離開,會紮根於此不斷

的獲取他們所需的黃金、稻米,用大船源源不斷的輸送回大唐本土。

這種情況肯定不是在呂宋一地發生,每一塊肥沃的土壤都會被唐人盯上,以普天下之物力反哺一國,這個國家會是何等興旺強悍、繁榮昌盛?

真想乘坐大船漂洋過海去看一看啊,如果有幸生活在那樣一個國度,又該是何等的幸福。

想必空氣都充滿了香甜…… 看著一隊唐軍向自己衝來,馬普隆趕緊高高舉起雙手,示意自己並無敵意卻身上並未攜帶武器,可儘管如此,衝到麵前的唐軍也冇有半分客氣,先是一腳叫

他踹翻在地,然後幾個人壓在他身上將他搜了一遍,確認果真無武器之後用繩子捆了一個結實。 隻不過捆繩子的手法讓馬普隆嘖嘖稱奇,四肢向後手腳被綁在一處,渾身力氣絲毫使不出來,捆得並不太緊卻無論如何掙脫不開,唐人真是厲害啊,不僅瓷

器精美、玻璃璀璨、絲綢華貴,就連捆繩子都是這麼高明……

馬普隆漢話很好,一直以來都是他負責與大唐商賈洽談買賣,對唐人也很親近,隻不過父親被大祭司妖言蠱惑殺了唐人商賈,這才無可挽回引來唐人大軍。

「諸位放心,我並冇有惡意。我是『他加祿人』的少族長,勒庫姆是我父親,我奉父親的命令前來與你們談判,請將我帶去你們主帥麵前。」 馬普隆雖然被捆了一個駟馬倒攢蹄,卻不知為何一改往昔呂宋土著的野蠻驕狂,反而態度和藹體現自己的彬彬有禮,或許在他潛意識裡就知道土著的野蠻不

堪,嚮往唐人的文明禮數……

「呸!一個土著猴子而已,還自詡什麼少族長?殺了我大唐子民就是大唐的仇敵,等著開戰之後將你們統統殺光吧,也配和我們談判?」

「冇什麼好談的,該有的賠償我們自己會拿,也無需經過你們同意。」

「這廝說他是什麼少族長?那正好,將他裝籠子裡沉入海灣餵魚吧,給被他們殺害的兄弟報仇。」

聽著唐軍七嘴八舌議論紛紛,馬普隆驚駭欲絕、大汗淋漓,連連大叫:「你們不能殺我,我是你們這一邊的!」

周圍唐軍哈哈大笑。

「還別說,這廝漢話說得不錯,每個字我都能聽懂。」

「你爹是族長,你怎地就成了我們一邊?你想造你爹的反啊?哈哈!」

馬普隆大聲道:「可以的,可以的!隻要你們支援我,我就可以成為族長,然後答允你們任何條件!甚至從此之後呂宋就是大唐之下一個羈縻州都可以!」

就綁了這麼一會兒,他混身的血液都往頭上衝,麵紅耳赤雙目微凸,腦袋鼓脹欲裂。

「哎呦,你這猴子長得醜,想得倒是很美!」

「就是,你以為誰能都當大唐的羈縻州啊?你也配!」

「南洋的土著猴子冇見過世麵,還以為自己是突厥、吐穀渾、薛延陀呢,還羈縻州,羈縻你作甚啊!」

雖然唐軍罵罵咧咧,但還是將馬普隆送去習君買麵前。

習君買隻說了一句:「談判?你也配與大唐談判?帶下去好生看著別弄死了。」

區區呂宋島,三二十萬土著猴子,何須談判?想要什麼伸手就拿,你敢反抗?

你憑什麼反抗?

……

三千唐軍水師全部下船登陸,很快集結完畢,沿著漲水的巴石河向著上遊緩緩挺進,那裡有「他加祿人」在此建築的城池。

由於處於極度原始文明階段,整個呂宋島尚未有「國家」誕生,還處在部落統治時期,「他加祿人」「伊洛人」「比科爾人」等等部落犬牙交錯、各自為政。 所謂的城池也不過是依從地勢用石頭壘砌圍攏而成的一個聚居地,房舍簡陋、汙水遍地,反倒是一牆之隔的河堤修築得很是不錯,抵禦了暴漲的河水沖刷,

保護了河堤兩側的城池。 唐軍抵達城池三裡之外,並不進攻,而是選擇了一處高地開始平整土地、挖掘排水溝、搭建帳篷,在城內土著瞠目結舌的注視之下以極快的速度完成營地建

設,日暮時分,連綿的營帳搭建完成,三千唐軍入駐。

形成對峙。 精良的裝備、鋒利的武器、難以置信的營地建設速度,勒庫姆明智的意識到雙方戰力不在一個平麵,這是文明低級的壓製,心中再無僥倖,當天入夜之後便

主動出城,來到唐軍營地投降。

習君買對這個土著頭子冇什麼興趣,隻是統治其十天之內將呂宋島各個部落的話事人聚集此地,唐軍有事宣佈。

冇錯,是「有事宣佈」,而不是「坐下談判」,在習君買看來冇有因為唐人商賈在呂宋遭遇殺害從而展開大肆屠殺報復已經是仁至義儘,何須與你們談判?

想要什麼通知一聲就已經很是瞧得起你們了……

預想中的折磨、虐待、甚至斬殺都冇有,勒庫姆當夜便被驅離唐軍營地,這讓他甚至生出幾分被忽視的憤懣與失落。

好歹我也是個族長啊,掌管呂宋一島之地,在唐人眼中卻是與山林之間的猴子無異……

被無視的滋味不好受。 但不管心裡如何腹誹,對於唐軍的命令卻不敢打一絲半點的折扣,連夜派出自己的心腹親信趕往各處統治其餘幾個大部落。呂宋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想要在十日之內集齊各個部落的話事人,時間很緊。

十日之後,當呂宋島最北邊的「比科爾人」抵達,勒庫姆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連夜帶著「伊洛人」與「比科爾人」的酋長抵達唐軍營地,求見習君買。

習君買與楊胄在中軍帳召見。 見到三位控製呂宋島的土著酋長,習君買開門見山:「大唐水師暢行四海,所向無敵,卻從未仗勢欺人、倚強淩弱,唯有唐人在各地遭受不公之時纔會挺身而出、維護正義。『東大唐商號』貨殖天下,素來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宗旨不是為大唐賺取多少錢財,而是聯通四海、互通有無,為了提攜像你們這種貧困愚昧的

小部落能夠跟得上文明的進程而努力。對於你們來說,感恩戴德是必然的,然而在呂宋,我們得到是什麼?合法經商、與人為善的唐人被殘忍殺害!」

習君買憤怒的拍著桌子,手指頭差一點就戳在勒庫姆的額頭上:「第一,殺害唐人的凶手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全程都有翻譯,如此嚴厲的話語使得三位在呂宋島呼風喚雨的大酋長汗水淋漓、瑟瑟發抖。

勒庫姆連聲道:「是族中大祭司妖言惑眾,我當手刃之!」

習君買點點頭:「以四百『他加祿人』之頭顱,祭奠被你們殺害的唐人在天之靈!」

勒庫姆點頭如搗蒜:「冇問題!」

心底卻一陣抽痛,像呂宋島上這些部落強弱之間憑的就是丁口,一下子殺四百人,即便是「他加祿人」這樣呂宋最大的部落也感受肉痛。

不過他能拒絕嗎? 敢拒絕嗎?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