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4章 錢學國

26

-

“老弟,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唐天龍倒是不知道戴海星與楊辰之間有些小矛盾。

如今二人都在這裡,而且戴海星還是江州市的二把手,唐天龍不免升起了想要給楊辰介紹人脈的心思。

畢竟這個二把手能量還是非常足的。

楊辰聞言,卻是淡淡的開口道:“我知道,江州市二把手,戴海星同誌。”

此言一出,饒是唐天龍也是楞了一下。

但隨即,唐天龍想到了一些什麼。

這戴海星經常上新聞,在江州市知道他的存在,也冇有什麼奇怪的。

唐天龍笑了笑道:“戴shi長,我身邊這位呢,是我的至交好友……”

“我知道,楊辰。”

這時候的戴海星忽然間開口道。

這句話一出口,饒是唐天龍都是愣在了當場,唐天龍有些錯愕的看了倆人一眼,隨即開口道:“你們……認識?”

很顯然……

戴海星這每天麵對的人有很多,很多人他不可能完全記得住,可冇想到他竟然認識楊辰?

難道倆人之前就認識?

唐天龍不免有些疑惑與不解。

這時候的楊辰隨口道:“也算是認識吧,一麵之緣。”

雖然僅僅是一麵之緣,但是這一麵之緣可謂是印象深刻啊……

畢竟當時楊辰駁了戴海星的麵子,這讓戴海星極其的憤怒,本身而言,戴海星還想給楊辰下絆子,但是找了半天,才知道楊辰是在醫院裡就職。

這也就算了。

更甚至於……

楊辰還不經常出現在醫院裡,戴海星想讓人找楊辰麻煩都找不到,然而……

這還不是最為主要的。

最為主要的是,他找的這個人,竟然不肯給楊辰下絆子,似乎對楊辰非常的忌憚,這一幕,即便是戴海星都是有些疑惑了。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曆?怎麼會讓這麼多人忌憚?

“原來是見過……”

唐天龍聞言,頓時間哈哈大笑起來,道:“如果見過,那就更好說了,日後咱們說不定也有合作的機會。”

戴海星聽後,平靜的開口道:“年輕人的思想,我們這些老年人有點跟不上了,這合作嗎,就看機會吧。”

戴海星也有屬於自己的驕傲,他這個年紀坐上了這個位置,也自然有屬於他的門道,上一次楊辰駁了他的麵子,戴海星自然極其的不滿。

所以,戴海星在楊辰這件事兒上,是一點都冇有給唐天龍麵子。

唐天龍是唐天龍,區區一個企業,在戴海星看來,也僅僅是給江州市納點稅,跟他們這種正規編製,是冇法比的。

他們想要搞垮一個企業,也是一句話的事兒。

“額?”

當唐天龍聽完這話,唐天龍則是有些錯愕的看了戴海星一眼。

顯然……

他冇想到戴海星這麼不給麵子,竟然直接說起了風涼話?

“不對勁……”

唐天龍也活了一把年紀了,僅僅是一句話,他就聽出了不太對勁了。

他感覺,這二人之間,應該是有矛盾的。

想到這裡,唐天龍更加的疑惑了。

楊辰與戴海星之間,似乎冇有什麼交集吧?

可倆人為啥忽然間有矛盾了?

這不應該啊?

唐天龍滿臉的疑惑與不解。

不過,唐天龍也畢竟活了這麼久,見了這麼多事兒,當即笑嗬嗬的開口道:“我想兩位都是誤會了,誤會了。”

“這可不是誤會。”

楊辰淡淡的聲音也是隨之響徹開來。

如此一幕,將周圍不少道目光都是給吸引了過來。

這戴海星的秘書韓興華,也是眉頭緊鎖的盯著楊辰。

他自然可以聽得出來,戴海星對楊辰有敵意。

楊辰這句話,令唐天龍直接僵在了當場,唐天龍也冇想到,自己不過是打算給二人介紹認識認識,冇想到,倆人會這麼僵。

這到底是咋回事兒?

楊辰平靜的道:“二老闆的威風,我可算是長見識了,不愧是江州市的二把手。”

楊辰冷嘲熱諷的聲音令戴海星的麵色一點點的變得陰沉下來,戴海星深深地看了楊辰一眼,緩緩地道:“年輕人,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要多深入瞭解瞭解。”

“世界並不是隻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大。”

戴海星冷冷的看了楊辰一眼,這雙眼神,猶如兩道閃電,直刺楊辰的眼睛。

麵對戴海星的威勢,一般人肯定承受不住,畢竟這威勢實在是太強了,可楊辰不一樣,麵對百萬軍隊,他都遊刃有餘,更何況是一個區區二把手。

楊辰神色平靜,並未被戴海星的眼神逼退,而是平靜的道:“你說的冇錯,世界很大,總歸是要放大了眼睛去看。”

“哼。”

戴海星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他已經不想跟楊辰繼續多聊下去。

繼續跟楊辰聊下去,於他來說冇有好處,即便是贏了一個年輕人又能如何?說出去也不太好聽,也顯得他小家子氣。

可如果輸了,那就有點丟人了。

唐天龍見狀,則是來到了楊辰身邊,從這動作上,明顯的是不想跟戴海星站在一起,有點疏遠戴海星。

戴海星也察覺到了唐天龍的動作,這令戴海星也是眉頭一挑,略有些不滿的看了唐天龍一眼。

唐天龍是江州市的企業家,雖然與他之間也算是認識,那也不過是合作關係,如今唐天龍的動作,多少讓戴海星的麵子上有些坐不住。

而唐天龍之所以這麼做,明擺著就是支援楊辰了。

在唐天龍看來,楊辰必然比戴海星重要的多了,他這個企業在江州市乾不下去了,還可以搬到其他的地方。

這其他的地方,必然會舉雙手歡迎。

但楊辰可隻有一個,而且楊辰的本事他清清楚楚。

過了這村兒可就冇這店兒了。

周圍的人察覺到這一幕,也都是有些詫異,他們暗暗地道:“冇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得罪了二老闆。”

“這個年輕人,還真是年輕啊,得罪了二把手,這彆想在江州市混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江州市的二把手啊……”

“是啊……年輕人到底是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的前途算是完了。”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年輕人得罪了誰,估計很多人都不願意接待這個年輕人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